网站首页

菠菜app

公司新闻 行业动态

“高温”之后氨纶行情啥走势?

2022-09-26 03:00:51超级管理员

  “高温”之后氨纶行情啥走势?价格一直处于下行区间。氨纶市场目前的行情正常吗?价格连续下跌背后,影响因素有哪些?同样的行情下,同一种规格的产品,有的企业在盈利,有的企业却在亏损,分化的关键点是什么?随着“金九银十”即将到来,氨纶行情会好转吗?

  大热的行情持续了约两年后,国内市场氨纶价格从2021年11月前后开始回落,持续至今。

  中纤网统计数据显示,2021年全年,40D氨纶年均价格为6.7万元/吨,同比上涨117%。2021年,氨纶月均价最高点出现在8月,当月40D氨纶月均价高达7.97万元/吨,期间一度还达到8万元/吨。

  但今年1月,40D氨纶月均价降至5.73万元/吨,较去年8月7.97万元/吨的月均价高点,已经下降了2.24万元/吨。今年8月22日,40D氨纶主流成交价已降至2.9万元/吨-3.5万元/吨,价格指数为3.15万元/吨。

  “去年全年,尤其是二三季度,氨纶市场上整体处于缺货状态,价格不断上涨,真可谓是‘一天一个价’,即便这样下游客户还常常拿不到货。各家企业的产量是一定的,当时厂里只要一生产出来,产品就要发出去,各厂家基本都处于缺货状态。正常情况下,行业的库存水平一般在20天-30天,但去年二三季度,行业的库存只有6-7天。到今年8月中旬,氨纶行业的整体库存水平较高,达到40天-50天。”华峰化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峰化学”)市场营销部一名负责人这样向《中国纺织报》记者介绍。

  据了解,考虑到市场的实际行情,从今年6月开始,部分氨纶企业陆续开始减产、停产,一直持续到7月底。8月,部分厂家逐步开始动态地恢复生产。

  “8月以来,国内氨纶行情维持平淡,原料行情偏弱,氨纶行业库存积压,开工负荷率不足6成,处于相对低位。”中纤网氨纶品类分析师蒋振华表示。

  中国化学纤维工业协会总经济师、氨纶分会常务副会长李增俊表示:“40D氨纶的价格跌到3.5万元/吨-3.6万元/吨,这是相对合理的价位。而前两年,受疫情影响出现的那种大热行情,1吨氨纶的价格达到8、9万元,甚至超过10万元,则是非常态的。”

  价格连续下跌,影响了行业和企业盈利。来自中国化学纤维工业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2021年,在化纤行业利润总额中,氨纶行业贡献了23%的利润。但今年,氨纶企业的盈利普遍下滑。

  华峰化学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3.95亿元,同比下降37.81%。其中,纤维板块营业收入为56.03亿元,同比下降8.79%;毛利率为19.08%,较去年同期下降29.29个百分点。

  新乡化纤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乡化纤”)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其营业收入为39.64亿元,同比下降3.8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942.24万元,同比下滑98.72%。其中,氨纶板块上半年的营收为24.48亿元(占总营收的比重为61.75%),同比下降20.12%;毛利率为10.06%,比上年减少30.91个百分点。

  “高温”行情回落在“意料之中”。导致氨纶价格持续下跌的因素,却是错综复杂的。

  从原料端看,今年以来,上游原料BDO(1,4-丁二醇)、PTMEG(聚四氢呋喃)价格大幅下降,对氨纶生产成本的支撑力有限。传统上,BDO最重要的下游应用领域是PTMEG,2020年BDO在PTMEG领域的应用占比超过50%,PTMEG则是生产氨纶的最主要原料。BDO的其他下游应用领域还包括PBT(热塑性聚酯的一种)、PU浆料、PBAT(生物降解塑料)等。

  2020年,受“限塑令”影响,国内市场对PBAT的需求明显增加,导致BDO供应紧张,价格上涨,在一定程度上支撑了氨纶价格“水涨船高”。

  百川浮盈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年底,BDO市场价格为3.1万元/吨,较当年年初上涨147%。但今年以来,BDO价格不断下探,7月中旬,其价格约为1.8万元/吨;8月下旬,其价格已经跌破1万元/吨。

  “BDO成本价约为1万元/吨,目前价格已跌破成本价,行情低迷,有些企业已开始亏损。”上海一家券商机构的化工原料分析师向记者介绍,化工原料、化纤产品作为产业链上下游,行情往往呈现“联动效应”。BDO价格2021年在低点时约为2万多元/吨,在高点时一度达到4.8万元/吨,但今年价格一直下行。

  BDO价格下降,与现阶段产能扩张过快有关。记者了解到,全球市场当前的BDO总产能约为260万吨-270万吨。2020年,我国的BDO产能约为116.9万吨;2021年快速增至约230万吨。预计到今年年底,我国还有50多万吨BDO新产能投产。

  “不少企业仍在建设BDO新项目,目前有些新投产企业的生产线%左右。下半年,BDO价格预计还将下调。”上述分析师说。

  其实,BDO在PBAT领域的应用占比有限。2020年,BDO在PBAT领域的应用占比仅为2.4%。2021年,国内降解塑料(包含PBAT、聚乳酸材料)产量约为20多万吨,2022年其产量预计约为30万吨。

  李增俊进一步分析:“近两年,国内对生物降解材料的需求大幅增加,各地加紧上BDO项目,但实际上,这一块的市场应用并没有那么火热,需求释放不足,导致价格下跌并向下游传导,PTMEG的价格也跟着下跌。MDI(二苯基甲烷二异氰酸酯)的价格相对平稳,但也呈下跌趋势,氨纶价格受到拖累。”

  中纤网统计数据显示,4月底,PTMEG的价格约为4.1万元/吨;8月中旬其价格跌至约2.4万元/吨。

  新乡化纤表示,今年上半年氨纶市场疲软,产品销售价格持续走低。主要原材料价格虽然也在下调,但今年上半年的均价仍大幅高于去年同期,导致今年氨纶产品营业成本增加、毛利率大幅降低,公司业绩大幅下滑。

  一方面,在疫情防控常态化背景下,氨纶作为口罩耳带的主要材料,需求量趋于稳定。另一方面,现阶段,消费者的户外运动加速恢复,来自瑜伽服等室内运动服和家居服产品的需求量下降。

  李增俊分析指出:“从国内需求看,下游花边、经编市场今年的需求比较疲软,经编下游对应着的来自运动服、瑜伽服需求减少。瑜伽服氨纶含量较高,通常会达到35%-40%。现阶段,疫情防控整体平稳,消费者大量外出运动,瑜伽服、家居服等销量下降。从国际市场需求看,我国氨纶年产量约为80万吨,每年出口的量很少,约为4万吨-5万吨,变化不大。”

  中纤网统计数据显示,8月中上旬,氨纶下游织造业的开工率多在5成左右,处于低位,市场上的经销商、代理商多处于“谨慎跟进”状态。8月22日,浙江萧绍地区氨纶市场处于低位走势,下游市场的圆机包纱开工率在3-4成不等。

  “往年6-8月本来就是市场淡季,今年的需求则是一直就没有起色。”在采访中,多名企业的负责人介绍,当氨纶价格下跌时,下游织造客户一般不敢多备原料,否则就容易造成库存损失。目前,氨纶货源充足,物流也很畅通便捷,客户普遍“需要用多少货就拿多少”,只备少量氨纶原料库存。

  “与去年同期相比,受疫情影响,今年上半年氨纶市场的下游客户开工率不足。”新乡化纤表示。

  华峰化学上述负责人分析指出:“在织造环节要用的原材料里,相比其他纤维品种,氨纶的用量毕竟不太大。我们的下游客户里,大客户多,他们的抗风险能力较强,一直基本是按需拿货。从市场整体看,行情好的时候,氨纶价格不断上涨,客户会多买原料,一般会储备半个月甚至更长时间的原料库存;而淡季正好相反,客户一般会按需采购,仅维持安全生产库存。他们只要能保证当上次采购的氨纶用完时,新采购的氨纶能及时发到厂里就可以。现在,织造客户在控制库存,氨纶企业也在控制库存,大家在保证正常生产的基础上,都在尽力保持着一个相对安全的库存量。”

  新乡化纤正在对年产2万吨老产能进行改造提升,预计今年年底前将重开。同时,今年2月,新乡化纤宣布将新建“年产10万吨高品质超细旦氨纶纤维项目三期工程”。该项目年产能为4万吨,预计2023年投产。华峰化学7月宣布,公司控股子公司华峰重庆氨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峰重庆氨纶”)投资建设的年产10万吨差别化氨纶项目二期目前已正式投产,此前,其一期项目已于2020年6月投产。同时,韩国晓星集团在我国宁夏投资建设的新项目近期也将投产。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全年,国内氨纶市场新增产能约为20万吨。“十四五”期间,我国氨纶产能预计将翻番,产能进一步向“头部”企业集聚。

  李增俊指出:“几家龙头企业的扩产是按照各自的战略发展规划有序推进的,各期项目实施也都是按部就班。但从供需关系看,多个新项目集中投产后,市场的实际供给将变得宽松,竞争也会更加激烈。”

  “上半年,氨纶市场下游需求受到抑制,同时,新增产能持续释放,形成了‘强供应’‘弱需求’的供需结构。产品价格持续下降,自上年的盈利高点向下调整,且成本上升,因而盈利水平下跌明显。”华峰化学在半年报中表示。

  华峰化学上述负责人表示:“我们估算,一段时期来业内减停产的量,与需求端减少的量相比,现在基本处于一个‘大致平衡’的状态。虽然8月下游订单还没有明显的企稳迹象,但如果不出意外,从8月下旬开始,各企业的库存量预计会慢慢降下来。预计9、10月氨纶企业的订单情况会有所好转,价格也会慢慢稳下来。一方面,9、10月是纺织市场的传统旺季;另一方面,衣食住行,衣排第一位,市场还是存在着一定量的需求。”

  但李增俊仍对行情表示担忧:“后几个月,氨纶价格或许还会支撑不住,继续下跌。因为一旦油价下跌、原料价格下跌,成本端仍然会支撑不住。”

  “从8月下旬情况看,国内氨纶行情处于低稳态势,终端纺织品各领域稍有跟进,圆机、织布、经编行业的开工率处于低位,预计后市仍然平淡。”蒋振华说。

  置身同样的下行行情,承受着同样的竞争压力,不同企业的产品盈利水平却不尽相同。这背后又藏着怎样的“密码”?

  运用技术水平更先进的设备,不断提高纺丝效率,在保证品质的前提下,进一步降低生产成本,非常关键。

  记者了解到,氨纶行业较早投产的一批老生产线头纺丝技术,这类生产线目前还在运行。但近几年新投产的生产线,普遍采用了更先进的高效连续聚合和高密度纺丝设备,单个纺丝甬道内的丝饼数达到了国际先进的120头,甚至更高。而且,新生产线的自动化程度更高,比如使用了自动落筒技术、有轨穿梭小车等。

  “部分氨纶企业还在使用24头、32头的纺丝设备,相比120头设备的效率,这简直没法比。这就好比旅客去乘车,有的坐着绿皮车,有的则搭乘‘复兴号’。”郑州中远氨纶工程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远工程公司”)副总经理孙湘东说,“这几年新投产项目的生产成本,比以前老项目的生产成本低很多。以20D氨纶为例,今年的行情下,有些企业的这个品类仍然盈利,但有些企业已经亏损。不同技术水平的设备配置,生产效率会相差很多,成本自然差别大。”

  据了解,中远工程公司和新乡化纤近几年合作实施了“120头高效率超细氨纶纤维产业化成套技术及装备”项目。该项目获评2020年“纺织之光”科技进步一等奖。到今年年底,新乡化纤的氨纶年产能将达到20万吨,其中,约12万吨产能采用120头及以上纺丝技术,约4万吨产能采用80头纺丝技术,还有部分产能采用96头纺丝技术。

  “新乡化纤这几年在氨纶行业的竞争力迅速提升,与企业不断提升装备技术,不断优化工程技术密切相关。”孙湘东表示,“尤其是在今年的市场环境下,采用落后装置的企业,日子就会过得很难。所以,不断提升先进新技术,大规模降低工艺和生产成本,提高效率,直接关系到氨纶企业的盈利能力。”

  华峰化学旗下华峰重庆氨纶项目在生产装备、工艺路线上也进一步优化、创新。其纺丝技术和装备,全部自主研发,这几年其纺丝设备头数从64头到80头,再到120头,一步步快速提升。

  “龙头企业的品种都很丰富,比如我们重庆项目生产的品种,以细旦为主,同时涵盖了40D、20D、70D多个品种。氨纶质量的提高,企业效率的提高、成本的降低,都需要通过技术不断提升、系列装备配套去实现。”华峰化学上述负责人说。

  不过,是不是纺丝设备的头数越高就越好?并不尽然。李增俊指出:“总体看新投产项目工艺更先进,但究竟是用64头、80头,还是用120头的设备,企业会依据实际生产规格确定。比如,细旦氨纶丝是用干法纺丝工艺,就需要用纺丝甬道头数大的技术和装备,如120头的设备;而生产粗旦氨纶丝的装备,头数就不能太多。”

  氨纶纺丝设备头数提升后,效率究竟如何提升?孙湘东解释:“比如,从单元纺丝位的效率看,与64头设备的效率相比,120头设备的纺丝效率几乎提升了100%。为什么?在同一个纺丝位、同样时长内,纺丝速度并没有变,甚至还有所提升,如果企业运用120头技术,就可以纺出120个丝饼,而如果采用64头技术,就只能纺出64个丝饼,这种差距显而易见。”

  在纺丝技术水平不断提升的基础上,从上游化工原料着手,创新研发出性能更优异、附加值更高的产品也很重要。

  项兴富向记者透露:“今年普通氨纶的价格降得多,但公司新研发生产的软氨纶价格高出不少,并没有跌价,而且今年1-8月的销量同比增长达100%。软氨纶的下游客户是针织企业,用于生产袜口螺纹等。客户反馈,我们的软氨纶使用效果非常好。”

  邦联氨纶的产品包括普通氨纶、软氨纶和PT牛仔定制氨纶。普通氨纶的伸长率约为4-5倍,但软氨纶的伸长率可以达到10倍,且有着高强、高回复等性能。

  项兴富介绍,能研发出PT氨纶和软氨纶,源于这两年公司和全球领先的聚四氢呋喃(PolyTHF)生产商巴斯夫进行合作。比如,PT氨纶就是以巴斯夫研发的Poly THF Inside为原料。

  “氨纶产品进行差别化创新的一种思路,就是要从上游化工原料技术上寻找突破口。我们与巴斯夫合作,在这个基础上,我们还对纺丝技术进行了一些改进。”项兴富强调。

  “不管在什么样的市场形势下,大家始终要调整好心态,要不断提升品质和管理,提高技术装备水平,进一步降成本。如果两家企业是同样的产品品质和产量规模,但一家企业的技术如果没有提升,生产成本偏高,那么其竞争优势肯定就会被削弱。”李增俊强调,“氨纶行业的发展,归根到底,要依赖原材料和生产技术的创新。总之,大家要练好内功,这才是保持长久竞争力的关键。”

为您推荐

Copyright © 2022 菠菜app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山东省临沂市沂蒙国际财富中心
ICP备********号-1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