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菠菜app

公司新闻 行业动态

苗梦羽+张一鸣:工业母机国之重器——工业母机ETF投资价值解析

2022-10-05 20:55:05超级管理员

  苗梦羽+张一鸣:工业母机国之重器——工业母机ETF投资价值解析:各位投资者,大家好,我是国泰量化投资部的基金经理苗梦羽,最近有一支广受关注的新产品,工业母机ETF(代码159667)于9月26日正式发行。借着这个机会我们非常荣幸地邀请到了国盛证券机械行业首席分析师张一鸣张总,和我们分享一下,作为国之重器的工业母机有怎么样的投资机会。

  苗梦羽:相信很多投资者之前都听说过机床,机床还有一个更高大上的名字叫做工业母机,但对于它具体是什么东西,用来做什么的可能并不是太了解,我们首先给大家简单来做一个科普。

  机床就是指一种制造机器的机器,通俗来讲就是机器的妈妈,所以也叫做工业母机。现代的制造业当中,凡是对精度要求比较高的,以及对它表面的细致程度要求会比较严格的零件,比如说像手机、电脑里面一些精细的零件,包括大到汽车、飞机的零部件和外壳等等都要用到各种各样类型的机床来进行加工。

  机床有多么重要呢?它可以说是生产一切能够想象到的工业产品的基础设备,正是因为有了机床我们才能够制造出各种各样的机器和设备。所以它真的就是工业之母,也配得上工业母机这么一个高端的称谓。

  科普完机床这个概念,就再说来一说机床它有怎么样的分类。首先就可以按照控制方式来划分,分为传统机床和数控机床。传统机床,比如手摇机床,会很大程度上受到操作人员的经验、熟练程度,甚至是当天的心情情况等等的一些影响。所以对于加工的精度,包括像加工的效率还有稳定性,是没有办法完全保证的。

  那能够解决这些问题的就是另外一种机床,叫做数控机床。数控机床就指装有程序控制系统的一种自动化的机床,简单来说就是它能够通过已经写好的代码,设定好的程序来进行零件的加工。同时它不仅自动化程度高,加工的精度也比较高,同时还能够提供非常稳定的加工质量。数控机床,特别是其中的高端数控机床这一部分,也就是我们整个行业未来要着力发展的一个大方向。

  还有另外一种分类方法。我们提到的机床,可能很多都是指金属加工机床,金属加工机床又可以分为两个大的类别,一个叫做金属成型机床,一个叫做金属切削机床。

  金属成型机床是指通过压力或者剪切成型对金属的配料或者工件进行加工,从而就能够获得我们想要的形状或者是尺寸、精度,以及表面质量的零件。根据功能的不同这种机床又可以细分为压力机、折弯机、剪切机等等细分的类别。

  另外一种叫做金属切削机床,金属切削机床可以说是整个行业里面最主要的品种。按照2020年的数据,这一类机床的制造业务收入占到整个行业的60%以上,所以是绝对占比非常高的种类。它是用切削和磨削等等方法加工各种各样的金属工件,最终目的也是去达到我们所需要的尺寸、精度,包括表面质量、形状的零件。再做细分的话,这种类的机床又可以根据功能和工艺的不同细分为车床、铣床、镗床、钻床、磨床等类别。如果把前面提到的几种工艺集合在一个机床上面,使得它具有多种加工工艺和工序,这种机床就叫做加工中心,也是一个细分的类别。

  苗梦羽:我们刚刚介绍了这么多机床的种类之后,大家一定想知道机床都会应用在哪些领域,能不能请张总具体介绍一下,这么多种类的机床在下游哪些领域是如何应用的呢?

  张一鸣:刚刚苗总也提到机床我们把它称之为工业母机,之所以把它称之为母机就是因为它的下游应用领域特别多,无论是什么设备、什么零部件,其实都离不开机床的加工。所以如果要说机床的下游应用的话,涉及到五花八门各类行业,像一些精密的零部件,像手机、一些芯片、光伏都会用到一些小型的机床。大型的设备,像机车、锂电设备、光伏设备,这些设备的外框架的加工也是需要用到机床。

  只不过不同大小、不同类型、不同精密度要求的工件所需要的机床种类也不一样。比如说加工一个手机或者像平板这样大小的工件,可能用到一个比较小的机床就可以了,这种机床大部分我们把它称之为立式加工中心。像一些大一点的工件,比如类似于一个电视屏幕这样大小的机床,我们竖着加工就不行,就得把它横过来,这种机床我们很多时候把它称之为卧式加工中心。再大一点的,就要把它放到一个更加开放式的平台去进行加工了,这种比较开放式的平台的结构,我们把它称之为龙门式的结构,这一类的机床我们也把它称之为龙门机床。

  无论是小到零部件,哪怕是芯片这样大小的东西,大到像工厂机械的机械臂、设备的结构件,它都可以用机床来进行加工。所以说我们一旦看到整个经济周期起来了,或者说有哪些工厂融到钱了要进行扩产,那么他第一件事情就是买地、建厂,有厂房之后,第二件事情就是要买设备,这个设备不是一些特种的设备,我们指的往往就是那种基础的机床,因为他要用机床来加工他所需要的各种零部件以及各种各样的设备。所以说机床被称之为工业母机,就是因为所有的加工都离不开机床。

  苗梦羽:谢谢张总给我们科普了机床的一些用途,包括举了很多例子,让大家形象的理解工业设备是怎样一个东西。大家肯定会很好奇,在这个时间节点上,我们为什么会坐在这里跟大家聊机床这么一个行业,直接原因当然是大家也都有看到新闻,就是因为工业母机ETF的发行,像这样一个行业基金能够获得市场一些关注度也好、认可也好,其实是需要很多契机的。

  举个例子,就比如说芯片行业,它是有断供这样一个比较大的事件,带来一个明确发展的迫切性和契机;比如像养殖行业是在猪周期处于底部区域的时候,会有一个比较明显的投资布局的时机。现在我们推出工业母机ETF背后有什么样的时机和契机呢?

  相信大家对于芯片断供这个事情都比较熟悉了,随着中美科技博弈的加剧,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工业母机机床领域。比如说去年的时候,海外有一家比较重要的高端机床的出口国,开始不再向我们出口高精度的机床了。虽然从数据上来看,我们国家向这个国家进口的机床数量并不是很多,数据大概是5%左右的水平,但是重要的是,这个高端机床是广泛应用在我们国家的航空航天、军工制造等等一些高尖端的领域,那也就意味这它会影响我们国家的国家安全。

  所以大家就能够理解,像高端机床断供这个事情,它的严重程度其实是不亚于芯片卡脖子的事情。也就是说原来我们如果没有能力去研发制造的话,我们大不了也可以从国外去进口买机床,现在是对方禁运了,那我们就必须要在机床这个行业上实现技术进步和国产替代,这个是一个重要的契机。

  另外像前面说到养殖行业它是有自己的猪周期在,在猪周期的底部区域时候,养殖行业会有自己的投资布局的价值,机床作为一种通用的工业品也是会受到制造业资本开支的影响,所以它也是会有自己周期的存在。当前机床是处于周期的什么阶段,是不是一个值得布局的底部区域,能不能请张总给我们投资者来分享一下这个事情。

  张一鸣:机床实际上作为一种机械设备,只要是设备就有两种周期,一个是自己的更新替换的大周期,还有一个是受到经济影响资本开支的小周期。我们现在观察下来就是两个周期现在都已经到了一个接近底部的位置。

  我们先来看宏观经济影响比较大的小周期。宏观经济影响这个小周期基本上是三年,这个我们可以看一个指标,宏观指标可以关注PMI,我们发现PMI上一轮的高点是出现在去年5月份,从5月份开始这个PMI就开始环比一直往下走。今年上半年受到国内各地公共卫生事件的影响,所以整个制造业景气程度还在往下走,还没有看到复苏的势头。

  对于PMI这个宏观指标是有一定的依据可以进行预测的,我们一般来说PMI的上行期是12个月到15个月,下行一般是15个月到18个月,也就是最长一年半。我们可以去复盘过去几年的历史,基本上都能够满足这个周期情况的,加在一起差不多一轮完整的周期就是在三年到三年半时间。如果我们以去年5月份作为一个基点,我们按照最长18个月的下行期来算,加上18个月这一轮的底部就会出现在今年的四季度,当然也可能考虑到公共卫生事件的原因,可能这一轮周期或者说这一轮下行期会比我们预想得要长一些,但是我们也相信既然是周期,那它肯定逃脱不了自然的经济规律。

  所以我们认为现在这个时间点,距离整个通用自动化,整个制造业周期的底部,我们认为应该是不远了。所以在当下这个时间点,我认为对于机床乃至整个通用制造业做一个投资,都是一个比较好的时间点。

  另外一个我们称之为替换的大周期,我们知道设备一定是有寿命的,寿命到了就需要进行更换。我们复盘一下过去十几年来机床发展的历史,上一轮机床销量的高点出现在2011年,大概金属切削机床的年销量差不多是80万台。到2019年这个数字降到了40万台,每一年都在降,机床一般来说它的寿命是在10年到20年之间,因此我们认为差不多从2019年开始进入了一轮新的更新替换的周期,因为我们说即使一台机床真的可以用二十年,但是我相信没有人会在2020年的时候去用2000年生产的机床去加工2020年的部件,因此机床用十年差不多就应该换了。

  我们发现从2020年上半年开始,机床行业无论是销量、还是微观来看各家企业的订单,都出现了非常明显的同比增长,我们认为2020年包括2021年上半年,两轮周期的共振,我们把2020年作为一个大周期的起点,同时小周期也从2020年下半年年终开始复苏,这个时间点我们相信又是一轮大周期还在延续复苏,同时小周期又到了新一轮低点的位置,因此我们认为这个时间点是投资机床、投资工业母机是相当正确的时间点。

  苗梦羽:张总给我们分析了时间节点上,工业母机处于一个底部区域,所以是一个比较值得投资布局的时点。那我们再回归到这个行业本身上来,给大家多提供一些有用的背景信息。我们首先来看一下这个行业经历了怎样的发展。

  从全球范围来看,现代意义的机床制造业可以说已经有大概250年的历史了。在二战之后美国军用的需求催生了机床数控的时代,后来德国和日本也紧随其后,并且做到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程度,我们国家的机床是从建国的初期开始发展,到现在大概有70多年的历史,虽然这个历史相比全球来看稍微短一些,但也经历了非常多的波折。

  在建国之初,我们国家的机床很大程度上是依靠苏联的援建,我们国家改造和新建了18个机床厂,史称十八罗汉,给机床行业发展可以说是打下基础。但是在改革开放之前,大家都可以理解计划经济时代的背景之下,机床厂整体是比较缺乏活力的,所以发展也是非常的缓慢。到了1978年,随着改革开放,机床就实现了市场化的运作,但是仍然还是以央企、国企为主导,当时我们发展的主要思路是先去引进国外的技术,然后实现国产化,最后达到自主开发的目标。到了2001年我们国家加入了WTO,在经济迎来高速发展的同时,我们机床行业也获得了十年比较快速的发展期。这个阶段的机床发展是不是有很多新的变化,张总能不能跟我们一起回顾和分享一下?

  张一鸣:我把二十一世纪之后一直到现在机床发展的历史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就是从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之后,整个经济高速发展,尤其是制造业也在蓬勃发展。我们把机床称之为工业母机,制造业蓬勃肯定是离不开机床的支撑,因此从2001年到2011年这十年,是我国机床自二十一世纪之后迎来的一个黄金发展时期。除了机床之外,包括像工程机械,还有各种减速机这些零部件,在那段时间都体现出了成长性,而不是我们现在看到的周期性,这些我觉得在发展的步伐上都有一些类似的。

  但是这十年黄金时代,其实是有一些隐患的,因为当时发展的制造业更加求量而不求质,所以说那一段时间既是黄金发展期,同时也是草莽发展期,大量的国营机床公司因为当时业绩比较好,机床的销量比较好,所以说大规模地去扩产能,同时为了去满足一些高端需求也对外进行大量的并购,尤其是对一些欧洲比较优质的资产去进行大量的并购。

  过了2011年之后,就进入了机床的第二阶段。2011年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件,就是温州动车事件,自从那以后,整个国产的基建泡沫在一定程度上被刺破了,整个制造业迎来了一段时间的低迷期。工业母机作为国民经济,尤其是制造业的晴雨表,所有的机床厂收入、销量都受到了很大的影响,但是在2011年之前又收购了很多海外的资产、扩了很多产能,自从2011年之后,很多机床厂就会发现自己过剩的产能消化不掉,收购进来的资产也很难进行很好的利用。

  因此刚才苗总提到的十八罗汉很多就出现了破产、倒闭、被收购、被整合、被整改,发展至今十八罗汉还完完整整留存下来的只有唯一一家,济南二机。但是我们说在行业下行期的时候,其实也为下一轮周期孕育了曙光和机会,我们发现2012年之后,并不是说机床的需求就没有了,只是说下滑,但是大量的国营机床开始退出市场之后,给了很多民营机床机会,比如说现在有一些优秀的民营机床公司,实际上就是在那个时候成立自己的机床事业部,慢慢去把自己的机床事业做大做强。

  第三个阶段就是2020年。2019年是机床销量底部的位置,2020年机床的销量又开始起来了。我们看到在过去十年当中,上一轮下行周期当中孕育出来的一些民营机床,他们抢夺了很多过去国营机床的份额,因此在2020年之后,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民营机床厂不断壮大,他们接订单的增速也远比行业的增速要高得多。

  因此2000年之后整体总结下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就是草莽发展期;第二个阶段就是机床的下行期,但是也孕育了很多优秀机床的公司;第三个阶段就是当下,整个大周期又开始进行新一轮的起步。

  苗梦羽:谢谢张总给我们复盘了机床行业的发展历史,说完了历史的情况之后我们就来关注一下现状,机床现在是怎样的状态?

  根据Wind的数据,2019年,全球十大机床的企业当中,日本企业有四家,德国企业有四家,美国企业有两家,这些巨头公司的营收规模都达到百亿元人民币以上的水平。我们再来看看国内机床行业经历了前面说到七十多年的发展之后,国内机床行业当前的格局是怎么样的?实力又如何?这方面能不能请张总给我们讲解一下。

  张一鸣:从全球范围来看,实际上每一个工业强国都孕育了自己非常优秀的机床公司。举几个例子,比如日本的山崎马扎克一年的营收要在三四百亿以上。德国也有很多很强的机床公司,比如德马吉,还有加拿大的赫斯基。但是反观国内,中国其实是全球最大的机床消费国,中国的机床消费量大概占全球的30%,第二名是美国,只有12%,但是我们看国内这么好的土壤却没有孕育出几家特别大的机床公司,像大部分现在做机床的公司,尤其是民营企业一年的营收都不超过30个亿。因此我们也认为未来有很大机会的,尤其是一些比较优秀的民营机床公司,在中国强大制造业背景之下,有望成长为一批优秀的甚至可以说营收破百亿的机床公司。

  苗梦羽:刚刚张总也给大家介绍了,国内基本上机床行业处于一个大而不强的状态,在机床行业面临低质量发展的困局之下,我们其实也可以看到政策也发现了这一点,并且不断针对这个情况来做一些调整。

  通过前面跟大家分享的信息也可以总结一下,能够给工业母机也就是机床这个行业做一个赛道的定位。首先肯定是张总给大家介绍的,国内的机床行业发展前景还是非常广阔的,从世界范围来看我们已经是全球制造业中心了,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和固定资产投资的增加,我们国家从2009年以来一直是世界第一大机床生产和消费国了,所以说机床行业在我们这一片土壤上有极大市场发展的空间,这个是发展前景方面。

  第二点就是发展路径方面。刚刚张总给大家复盘历史的时候也有提到海外机床的发展经验,像龙头的一些国家,德国、日本、美国都培育了一批人民币百亿级别的龙头公司。我们国家在机床市场比较广阔的基础上也有望复制发展路径去做技术升级,培育一批非常优秀的公司,从而就增强我们整个国家机床行业整体的实力,这个是发展路径的方面。

  第三个点就是机床的发展重要性和迫切性也是比较突出的,我们给大家讲断供的事件,加上国内机床的格局,目前还是大而不强的局面,相信这个都已经足够反映出我们有多大程度迫切需要发展机床行业提升它的实力。与此同时国家对于机床行业政策程度以及重视程度的转变,也是明显可以看到支持的政策跟密集出台,说明了政府层面对于机床的发展也有着比较高的信心和比较大的决心。

  苗梦羽:那么,大家也会比较关心未来能够驱动机床行业不断发展和进步的主要逻辑是什么。

  苗梦羽:我们来分析一下。首先我们刚才说了很多像国产化程度不高的问题,像断供卡脖子、进口依赖度高、出口的产品技术含量比较低,这些种种的事情都指向我们需要做国产化或者国产替代这么一个大的总体方向。

  我们目前机床多大程度上会依赖进口呢?我看到前端产业研究院的数据,2018年,我国低档数控机床的国产化率大概是82%,基本实现了国产化,中档数控机床的国产化率只有60%多,相比是比较低的,再到高档数控机床的国产化率就仅仅只有6%的水平,也就是说基本上依靠进口的状态。最近几年我们过程的机床国产替代的程度是不是有在做提升,包括未来国产替代主要是在什么样的方向?空间会有多大?这个请张总给我们分析一下。

  张一鸣:这几年无论是在客户端,还是在机床生产商、供应商上,我们都看到了非常大的变化,我刚刚在复盘机床行业发展历史的时候,2020年之后到现在国产机床发展第三个阶段的起点,为什么说2020年是一个分水岭,主要还是因为2020年之前我们很多还是靠进口,但是2020年发生了公共卫生事件,但是我们国家2020年是率先从公共卫生事件当中复苏起来的,所以说制造业也迎来了一段复苏的黄金期。

  当时发生的事情就是要去买进口机床,但是海外的供应链都因为公共卫生事件受阻,那就一定要依靠国产自己的力量,所以说2020年开始是一个非常明显的分水岭,从需求上来讲扩产需要大量的机床,从供给上来看,因为公共卫生事件的原因,所以说海外很多机床核心的供应链受阻,国产化的进程就开始浩浩荡荡的加快了。这两年我也一直在不断的跑各种生产车间,很明显可以看到公司的老车间和新车间用的机床品牌完全不一样,像老车间里面很多都是进口的机床,新车间我们看到了很多新面孔,非常多国营的机床品牌。

  所以说我们从下游客户那边,也可以看到这两年国产的机床正在发生一些悄然的变化,国产的机床也能够逐步进入到新的更加高端的车间里,去承担对精密度要求更高、对价值量更高的一些工作。反过来我也跑了很多机床的生产商,我们去看看市场的供给端在发生什么改变,我们也看到很多优秀的民营机床公司,他们现在也在努力完成高端化、国产化的突破,比如说过去很多民营机床公司,他们做的更多的是小型的立式加工中心,但是为了满足中国制造高端化的要求,小型的立式加工中心,或者说一些比较低端的,一些早就完成国产化的机床肯定是远远不够的。因此现在大量的民营机床公司都在力争往更加高端的机床去做,比如说像一些卧加、车洗复合、龙门式的加工中心,甚至还有五轴机床,还有一些像锣床也都在往高端通用化的锣床进行发展。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无论从下游的需求端来看,客户更加的能够信任国产的机床,还是从供给方来看,国产的机床厂也都在努力往更加高端的方向努力,相信未来几年会是高端民营国产机床大力发展的几年。

  苗梦羽:刚刚张总给我们讲了国产替代的一些方向,我们都知道我们国家是一个制造业大国,但是传统和低端制造业仍然占据相当大的比重,未来更大的目标像高端智能制造去转型,能够成为制造业强国。随着制造业低端向高端转型的话,工业各类下游的应用领域,比如像汽车、航空航天、3C电子等等,其实对于加工的精细度效率以及稳定性要求也是会越来越高的,是不是意味着对于机床的要求也会有相应的提升?张总其实给我们介绍到了一些,接下来我们也想针对这个问题再讨论一下,我们的机床是不是需要明显的向高端化转型,这是不是会给机床行业带来一些比较好的机会呢?

  张一鸣:应该说往高端化的转型是这个行业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其实不止机床,整个制造业都在往高端转型,我们说过去中国制造业还停留在比较中低端的水平,更多高端的我们要依靠欧洲、日本、美国这些国家的力量。但实际上我们会发现中国现在其实各个产业都在往高端化走,制造业都在往高端化走。既然要往高端化走,高端的产品需要三个东西,高端的人才、高端的技术还有高端的设备,高端的设备是指高端的机床。因此这个趋势是一个非常长的趋势,人才我们要培养一流世界顶尖的人才,技术也在发展,还有就是设备,这三者缺一不可。

  现在很明显,刚刚苗总也提到一个数据,高端机床的国产化率只有6%,所以说很明显高端的工业母机、高端的机床现在构成了制约我国高端制造向前迈进的短板。因此在这个趋势之下,我相信一定会有相关的包括产业政策也好,一些制造业巨头也好,都会投入、引领高端机床向前稳步的发展。

  苗梦羽:那我们刚刚说了国产替代包括高端升级的逻辑,另外机床作为一种设备,它并不是永远就能用下去,永远用不坏,它也会老化报废。同时随着工业生产要求的转变之后,也会需要有更新的设备来匹配制造的需求,所以说机床会有自己的更新周期,前面张总给大家介绍大概是十年左右,我们从机床的消费量数据来看,上一轮的顶点是在2011年左右,到现在是十年的时间,国内机床理论上迎来大量换代周期的窗口,这里面会有多大的需求量,张总您觉得这会不会成为未来几年机床行业的发力点或者说一个驱动点呢?

  张一鸣:其实我一开始在讲怎么去判断机床周期的时候,我也提到两个周期,一个是小周期,一个是大周期。小周期是经济周期,这个是受到宏观经济影响,现在也是处在一个非常底部的位置,大周期也一样,大周期就取决于设备的更新替换。

  但不同的设备的使用寿命不同,还有一个是实际使用寿命也不同,什么叫实际使用寿命呢?就是一些设备会随着技术的演进,即使设备实际的寿命没到,但是我也必须得把你换掉。比如说我要生产的产品需要用到新的技术、新的设备,那旧设备就需要换掉,不管这个设备现在还可以用五年也好、还可以用十年也好,都需要进行更新替换的。

  一般来说,我们会发现国内机床的大周期和国外一些发达国家的大周期不是一样的,我们复盘一下,像日本和德国一般来说它的机床六到八年就要进行一次更新替换,但国内是十年以上的时间,甚至是可以接近十五年,这个背后的原因也和我们的国情,以及过去国产机床的发展历史是有很强的关系。

  像日本和德国六到八年的机床更新替换周期我觉得是一个非常正常的,反而是一个比较健康的周期,因为我不可能用十年前的设备生产现在的零部件或者工件,一定会有很大的差异,因为像工程机械,为什么一定要用到报废再进行换,因为它平时的工作,说得通俗一点就是用来刨土搬砖,但是机床是要用来加工的,而且是精密加工,即使寿命还在,但是我们生产的东西在往高端化发展,也就是说十年之后的产品工件的加工要求,现在的机床可能已经不能满足了,只要不能满足就要进行更新替换。

  也就是说六到八年是一个比较正常的替换周期,但是我国为什么周期会被拉长,两个因素,第一方面是还没有非常成熟的二手市场。因为我们知道日本和德国,比如说日本的报废机床会往东南亚,德国的机床老了之后可能会往东欧,会往其他的非发达区域进行二次销售,这是一个原因。第二个原因就是我前面讲格局的演化导致的一个问题。在2000年到2011年这一轮周期,高端机床基本上是由海外的品牌占领,低端的机床是由国内的国营机床占据了很高的份额,但是自2011年之后很多国营机床都没有产能了,产能都关掉了,所以就导致在这个时期,想要买机床的客户他买不到合适的价位,你要么买进口要么就买二手,所以相当于人为地把原来机床的使用寿命周期给拉长了。

  我认为从2020年之后,我们会看到很多国产的民营机床去接棒,一方面接棒原来老的国营机床,同时也在往高端化去替代进口的机床。所以说这样替换下来,对于下游客户来说,一是解决了产能问题,二是解决了高端机床的价格问题,同时也解决了交付问题,所以说我认为从2020年之后机床的使用周期会回归到一个比较健康理性的水平,甚至可以向德国和日本六到八年的周期去看齐。我们现在也看到2019年是过去十几年来机床销量的低谷,2020年2021年都实现了不同程度的同比增长,因此我们也对未来三到五年机床销量的增长保持比较乐观的信心。

  苗梦羽:谢谢张总给我们分析了机床行业的三个逻辑,国产化、高端化和更新换代。最后一个部分我们再来介绍一下这个产品,工业母机ETF,代码是159667,9月26日开始发。首先这个产品是ETF,所以在未来产品上市交易之后,它是可以像股票一样自由买卖的,非常方便,这是一个它重要的特征。

  另外它本质上还是一个指数基金,主要的目标就是跟踪标的指数,所以说它是会以接近百分之百的仓位,去投资标的指数的成分股。

  说到标的指数,这个产品跟踪的指数叫做中证机床指数,代码是931866,这个指数是从沪深市场选取50个业务涉及到机床整机和关键零部件制造服务的上市公司,覆盖了像工业母机制造中核心的很多领域的公司,是能够反映整个行业的表现。

  第三个方面就是投资价值,我和张总一起给大家介绍了很多关于机床行业的信息,包括像行业发展的历史、大而不强的现状,也给大家分析机床行业是一个发展前景广阔,并且发展路径非常明确,同时发展它的必要性和迫切性也非常突出的赛道,也受到政策的支持。未来的发展阶段,这个行业还有像国产替代、高端升级、更新替换的逻辑去支持它下一个阶段的发展,所以说整体上是一个中长期比较值得关注的行业。

  另外就是看一个投资标的的话,我们也会关注一下估值的情况,我刚看到也有投资者留言问估值的情况怎么样,我们跟大家说一下,估值的方面,到9月19日,工业母机这个行业的PE估值是30倍左右的水平,历史的分位数处于2015年以来8.6%的位置,整体的估值水平还是相当低的位置。

  所以整体上,在当前节点来看,工业母机行业整体的投资价值还是比较不错的,感兴趣的投资者可以关注工业母机ETF(159667)。

  苗梦羽:我前面有介绍,工业母机目前是30倍左右的估值,大概历史是8.6%的分位,未来这个行业随着一些国产替代的深化,包括高端的转型,可能估值也会有更高的空间,这块张总有没有什么补充?

  张一鸣:估值这块我这边比较关注的一些机床的标的,或者说机床比较核心的标的,我看到的估值还要再低,现在基本上都在20倍,这个可以说远低于估值中枢了。这个也会有很多因素导致,现在整个经济在下行期,工业母机作为国民经济的晴雨表,现在低于历史分位我觉得也是很正常的,但是我们刚刚提到了经济周期现在已经逐步步入一个低点了,因此经济周期对于估值的压制作用,我相信未来在比较短的时间就会被消除。

  另外一方面,刚刚苗总有一点讲得非常对,就是工业母机,国之重器,未来会随着中国制造不断的高端化,高端的机床一定会不断的进行国产替代,因此未来的发展空间是很大的。机床作为这么关键的设备,甚至我们可以把它的重要性和更加难的芯片设备进行比拟,因为底层逻辑都要进行急切的国产替代,所以我认为20倍的估值就可以说是比较低了,我觉得未来估值往更高的台阶去走,是没有问题的。

  2. 现在经济不好,机床更新的时间是不是会推迟,机床更新的时间是不是会跟经济去挂钩呢?

  张一鸣:机床更新其实跟经济好坏没有太大的关系,经济不好是不是资本开支周期会往后延迟?现在确实因为各方面的因素,因为公共卫生事件、可能大家对于未来经济预期是比较悲观的,但是我们从周期的角度考虑,现在本身处于一个经济下行期,或者说处在工业资本开支的下行期,其实除了机床之外、还有工业机器人、注塑机、叉车,如果把月同比增速拉出来的话,复盘个十年、二十年是没有意义的。因为第一阶段是高速增长时期,我们就从2012年开始复盘,我们会发现工业母机、机器人、注塑机、叉车这些所谓的通用自动化产品,它的月同比增速是完全同步的,你可以把它拟合成一条线,可以说是一条非常完美接近正形曲线的一条线。这条正形曲线的周期就是三年,几乎没有发生过任何偏离。

  我们还是认为遵循原有经济的原理、规律,遵循过去十年都没有发生过偏离的规律,我们还是认为在今年四季度,最晚在明年一季度,经济周期就会到达一个底部的位置。

  苗梦羽:现在周期处于一个底部的区域,接下来可能会有上行的预期,我们不是说处于底部的时候它马上就会起来,只是说在底部区域的时候,可能对于投资来说是一个比较好的布局时机,可能是做一个潜伏的动作,接下来在周期真正起来的时候有望取得一个比较好的收益。

  苗梦羽:可以看一下现在国产化率是多少,反之就可以看到国产替代的空间有多大了。刚刚给大家分享过一组数字就是2018年的时候低端基本上是80%多,也就基本上是国产化程度比较高了。中端可能只有60%的水平,再到高端就不到10%、只有6%的水平。中高低端加起来,最新的数据应该是整体的国产化率只有70%左右的水平。

  反之我们就可以知道国产替代的空间是存在于剩余的,比如像中高端进口这一部分,也就意味这我们整体国产替代的空间还是非常足够的,这块张总有没有什么补充呢?

  张一鸣:国产替代的空间我觉得还是体现在中高档需求这里,因为像低端,刚才苗总也说到国产化率80%多了,而且我们了解一些比较偏低端的机床,现在各家企业从微观数据上面来看,它的盈利能力也不会特别强,大概也就二十几个点的毛利率。所以说低端机床基本上是一个完全国产替代,而且是一个红海市场,甚至都可以进行出口。

  国产替代现在主要进行的攻坚的任务还是中高档机床,尤其是高档机床,现在国产化率只有6%。那为什么这么着急呢?因为越是高端的机床,它的下游越是关键,比如像军工、航空航天这些关键的领域,用的机床都是需要用到五轴的加工中心,这一块现在的国产化率可以说非常低,包括五轴机床的核心零部件,国产化率都很低。

  像一些大型的设备,都要用到进口的大机床,比如说进口的龙门机床,这一类机床国产化率也非常低,这一些机床如果要进行国产替代的话,它的盈利能力也会非常强。所以我们看到很多民营的机床公司也在力争往这个方向进行突破。从轴数上面看,大家都在往更加高级的五轴去做;从机床的加工中心类型来看,都在往卧式加工中心、龙门加工中心去做,去追求一个更强的盈利水平。往这些方向做可以说帮助国家解决了一个难题,因为国家要在高端制造上继续向前肯定离不开更加高端的设备,高端的设备又是用最高端的工业母机、最高端的技术来进行生产的。因此我认为未来随着中国制造业进一步的高端化,高端的工业母机市场国产化空间还是非常大,而且是持续扩大的。

  苗梦羽:从我的视角来看,一个是市场的空间,一个行业它能够有一个比较好的发展,首先它肯定要有一个比较好的土壤,一个大的发展空间才有未来发展的机会,这个是我们国家作为制造业大国非常具有优势的方向点。

  第二个就是我们国家对于工业母机这一块政策的支持力度,可以看到是在不断提升的,一个行业如果从国家层面受到支持、受到重视,可能它会迎来除了好的政策之外,也有更多的资金、更多的关注度,包括它的发展技术攻坚速度也会有相应的提升,这个是从我这边视角看到的行业优势,张总您从行业视角、产业视角是怎样的看法呢?

  张一鸣:我觉得苗总刚刚提到的几点其实已经非常全面了,我这里再补充一点,我国制造业体量非常大,工业门类是全球最全的一个国家,其实我们知道工业母机机床的生产是离不开产业链协同的,我们说美国、日本、德国可能具备工业母机相关产业链上的一个比较全面的优势,但是像其他国家,比如像东南亚的一些国家,或者像其他一些发达国家,比如说韩国、还有欧洲的一些其他国家,他们要发展起来的话,可能数控系统得去找日本买,像一些传统系统,比如说轴承或者滚珠丝杠去导轨,要去找德国、瑞士去买。

  但是中国如果要去生产机床的话,虽然说中国现在部分机床核心零部件上还没有特别强的、能和国际巨头去掰手腕的公司,但是每个环节都有奋发图强的公司在往高端看齐。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未来中国要真正发展工业母机,是每一个产业链上所有公司进行协同的发展,这样子我们就会看到未来可能十年之后,国内有一些机床公司,整个产业链里面的所有核心零部件都是用中国制造的,这里面我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机床消费国,同时也作为联合国唯一所有工业门类都齐全的一个国家,最大的一个优势就是产业链齐全上带来的一个制造优势。

  苗梦羽:首先这个产品确实是股票型的基金,跟踪的是中证机床的指数,如果从风险程度上来说,投资股票肯定不能说是一个低风险的事情,所以我们建议投资者还是根据自己的风险偏好去选择投资的产品,不要选择超出自己承受能力范围的,比如一些高波动型的行业,如果说咱们心理上和资金上都不能够承受那也不要强求自己。

  对于工业母机行业来说,它目前周期上处于一个底部区域,包括它未来中长期的前景,包括政策支持力度、发展空间都还是比较大,如果说投资者本着中长期投资的目标,想选择一个有发展空间的行业,还是可以考虑这的,同时也要结合自己的风险偏好、风险承受能力。

为您推荐

Copyright © 2022 菠菜app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山东省临沂市沂蒙国际财富中心
ICP备********号-1 XML地图